????唐锐的力量,已经是有目共睹,双锤挥动,可以将神国,直接撕成碎粉。

????可以说,此时已经没有不灭,愿意和唐锐比力量。

????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竟然有人提出,只要唐锐能够打破他的神府,那这一次的比斗,就算唐锐赢了,这让在场的人,一个个眼眸中,闪过的都是不敢相信之色。

????毕竟,这有点太让人不可思议了。

????所以,在这话语响起的瞬间,一道道的目光,都朝着那说话之人看去。

????不灭强者,每一个都是自己所开辟的神国之主,所以每一个不灭,都充斥着无边的威严。

????而这个说话之人,在所有人看来,都是那么的普通。他的身躯只有普通人族那么高,甚至他的装束,也就是一个普通的武者,而他的气质,更是让他扔到人群之中,就给人一种无比普通的感觉。

????普普通通!

????如果一定要形容这个人的话,那么这四个字,实在是再贴切不过了。

????大多数的不灭,在看到这身影的时候,都生出了一种疑惑的感觉,因为这个人,他们根本就不认识。也就是说,这个说大话的人,并不是人所共知的强者。

????长天剑使的眼眸中,闪过了一丝凝重,他在沉吟了刹那之后,这才带着一丝试探的道:“沧溟帝君?”

????而剑主则沉声的道:“沧溟帝君,好久不见!”

????沧溟帝君这四个字,让无数不灭神色大变。虽然这些不灭大都没有见过这位沧溟帝君,但是这个名字却是如雷贯耳,他们大都听说过这位沧溟帝君的传说。

????玄天三千宇宙,每一个宇宙之中,都有一座沧溟之海。而这沧溟帝君,就是沧溟之海意志的凝结。

????多少年来,沧溟帝君的修为一直都是不灭,因为他要突破,实在是太难太难了。

????贯穿三千个宇宙的沧溟之海,可谓是无穷无尽。这给沧溟帝君提供了无尽的神力,但是同样,无穷无尽的沧溟之海,也是一道难以挣脱的禁锢枷锁,让沧溟帝君想要突破现在的境界,难上加难。

????可以说,沧溟帝君这样的人物,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在玄天之内了。

????月轮回作为神府圣地之主,可谓是高傲无比,而且论起修为境界,他也比沧溟帝君要高上不少。

????但是此时,面对这位沧溟帝君,他还是恭敬的朝着沧溟帝君行礼道:“见过帝君。”

????虽然月轮回乃是神府圣地之主,但是沧溟帝君却是神府圣地的底蕴之一。毫不夸张的说,在神府圣地创立之始,他就是神府圣地的定海神针之一。

????他的战斗力也许不如月轮回,但是月轮回这样的人物,同样奈何不了他。这个身影,只是一尊演化出来的化身,对沧溟帝君来说,随时可以丢弃。

????沧溟帝君朝着月轮回点了点头道:“府主不必客气,这些年因为静修,少有去圣地,还请府主见谅。”

????虽然沧溟帝君嘴上说见谅,但是实际上却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,就好像他说的,乃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????对于沧溟帝君的客气,月轮回却无比郑重的道:“轮回不敢。”

????沧溟帝君没有再和月轮回说话,而是缓缓的踏入到擂台上,他行走之间,显得无比的普通,但是一座灰色的神府,却已经将他整个护在了中间。

????神府圣地强者演化的神府,历来都是神圣无比,但是这次,沧溟帝君所演化的神府,却显得无比的平凡普通。

????甚至可以说,这沧溟帝君所演化的神府,真的是简陋至极,根本就称不上神府二字。

????可是唐锐看着沧溟帝君所演化的神府,眼眸中的凝重却更多了几分,他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不灭境界,但是他的眼光,却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。

????看着沧溟帝君那普通至极的神府,唐锐感觉自己所面对的,并不是一座堡垒,而是无数汇聚在一起的星辰。

????“你可以出手了。”沧溟帝君看着唐锐,淡淡的说道。

????唐锐此时心中很清楚,如果用太古苍茫锤去砸,最可能的结果,就是自己什么都砸不动。

????他融合的阎魔冥轮虽然威势强大,但是他能够发挥的,也只是阎魔冥轮威力的百分之一。

????想要击败沧溟帝君,他最少要发挥阎魔冥轮全部的力量。

????可是想要发挥阎魔冥轮全部的力量谈何容易?最起码现在,唐锐还做不到。

????心头沾沾卡所剩的能量,已经不是太多了。想要对这位沧溟帝君进行粘贴,也不容易。

????但是此刻的情形,已经不容许唐锐退缩。他看着那普普通通的神府,眼眸中光芒不断的闪动。

????“看来,唐锐这一次要吃亏了!”青阳剑使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感触的道。

????赤虹剑使点头,他是知道沧溟帝君威名的,虽然同样是不灭存在,但是他们可不敢和沧溟帝君这种属于不灭皇者级别的存在相提并论。

????“在沧溟帝君手下吃亏,不丢人。”赤虹剑使沉声的道:“毕竟除了超越不灭的存在,谁也不敢说自己就能够攻破沧溟帝君的防御。”

????长天剑使眉头皱了一下,就准备上前,他乃是唐锐的护道人,现在这种时候,他不出手谁出手!

????可是就在他上前的时候,却被人给拦了下来。拦住他的人,并不是一直盯着他的玄孺龙,而是剑主。

????“沧溟帝君不会太为难唐锐,现在让唐锐吃点亏也不是什么坏事,毕竟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????剑主的理由,让长天剑使心中有些不喜欢,但是长天剑使就算再不喜欢剑主的理由,他也必须要尊从剑主的决定,毕竟在整个宗门之中,剑主才是执掌者。

????更何况正如剑主所说,这一次,并没有死亡的危险。

????“既然帝君愿意指教,那唐锐不客气了。”唐锐的眼眸闪动之中,就已经有了决断

????神府圣地的护身神府,并不是没有缺点,只不过这种缺点隐藏的很深,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????作为神府圣地之主,月轮回所演化的神府,同样存在着破绽,只不过这种破绽,在月轮回强大的力量下,早就已经隐藏的让人丝毫发现不了。

????但是粘贴了月轮回神府技能的唐锐,却清楚的知道,月轮回的缺陷在什么地方。

????虽然月轮回的缺陷,并不代表沧溟帝君有缺陷,但是在这种紧急时刻,唐锐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!

????沧溟帝君立于普通的神府之中,淡淡的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至于神府圣地的强者,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。

????唐锐击败天帝刀主,击杀赤穹,可以说在这次的长天之巅的战斗,让神府圣地丢人现眼至极。

????对于神府圣地的武者来说,他们现在最大的对手,就是唐锐,如果能够击杀唐锐,他们绝对不会客气。

????现在沧溟帝君出手,击败唐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就期盼着唐锐如何的吃亏。

????只要唐锐出丑,神府圣地的颜面,就能够拿回来。

????唐锐手中的太古苍茫锤在虚空之中重重的一碰,然后两个大锤,就被唐锐重重的在虚空中抡起。

????一个刹那,虚空中出现了十五道残影,朝着那沧溟帝君的神府,重重的砸落了下去。

????唐锐的攻击,在很多人看来,就是一种没有任何目标的攻击,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在沧溟帝君那看似普通的神府下,他不知道自己该攻击什么地方最好。

????既然找不到最好的攻击方位,那就只有随意的攻击。

????可是站在一边的月轮回,在看到唐锐攻势的瞬间,眉头就是一皱。作为神府圣地的府主,他对于神府自然是清楚无比。

????而他对于自家神府的破绽所在,更是无比的敏感,虽然此刻唐锐攻击的不是自己,但是唐锐这一锤所砸的位置,如果用在自己的神府上,好似会让自己很是难受。

????不过这种想法只是在他的心头一闪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????毕竟沧溟帝君不是自己,整个神府圣地,只要是修炼神府护身法门的存在,都有自己独有的破绽,而这种破绽,在神府圣地是不准询问的。

????就算是月轮回这个府主,也没有权利询问其他人的神府破绽所在,月轮回觉得,沧溟帝君不可能和自己拥有相同的破绽。

????两个巨锤,几乎一前一后,重重的砸在了那普通神府的同一个位置,唐锐在巨锤砸落的数据,就觉得一股巨力,轰然从那巨大的神府之中传来。

????在这强横至极的力量下,唐锐就觉得自己的手掌,有一种想要破裂的感觉。

????不但如此,唐锐甚至感到,自己握在手中的一对太古苍茫锤,竟然有一种要从自己手中飞出的感觉。

????不过在紧紧握着双锤的瞬间,唐锐的目光再次朝着那被击中的方位看去,就发现那被击中的方位,不但没有任何的伤痕,反而生出了一道道耀眼的光芒。

????看着那耀眼的光芒,唐锐的心中就是一喜,按照从月轮回身上粘贴来的关于护身神府的了解,这种光芒的作用,好似是对神府的破损之地进行修复。

????也就是说,沧溟帝君的神府,被自己给打出了破绽!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牛王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wxiaoshuo.com/book/94948/731/